日记大全

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,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感慨

发布时间:2020-11-03 16:51:31阅读:

《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》是宋代诗人陆游的组诗著作。

 

其一落笔写银河西坠,鸡鸣欲曙,烘托出一种苍莽静寂的气氛,体现了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感慨。其二写大好河山,陷于敌手,以“望”字为眼,体现了诗人希望、绝望而终不绝望的千回百转的心境。诗境宏伟、严肃、凄凉、悲愤。

著作名称

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

创造年代

南宋

文学体裁

七言绝句

著作别号

秋夜将晓,出篱门迎凉有感

著作出处

《剑南诗稿》

作者

陆游


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

1著作原文

2注释译文

词句注释

文言译文

3创造布景

4著作鉴赏

文学赏析

名家点评

5作者简介

1著作原文修改

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二首⑴

 

其一

迢迢天汉西南落⑵,喔喔邻鸡再三鸣。

 

壮志病来消欲尽,出门搔首怆平生⑶。

 

其二

三万里河东入海⑷,五千仞岳上摩天⑸。

 

遗民泪尽胡尘里⑹,南望王师又一年⑺。

 

2注释译文修改

词句注释

⑴将晓:天将要亮。篱门:竹子或树枝编的门。迎凉:出门感到一阵凉风。

 

⑵天汉:银河。《诗经·小雅·大东》:“维天有汉,监亦有光。”毛传:“汉,天河也。”

 

⑶搔首:以手搔头。焦急或有所思貌。怆(chuàng):悲伤。

 

⑷三万里:长度,描述它的长,是虚指。河:指黄河。

 

⑸五千仞(rèn):描述它的高。仞,古代计算长度的一种单位,周尺八尺或七尺,周尺一尺约合二十三厘米。岳:指五岳之一西岳华山。黄河和华山都在金人占据区内。一说指北方泰、恒、嵩、华诸山。摩天:迫近高天,描述极高。摩,抵触、触摸或触摸。

 

⑹遗民:指在金占据区日子的汉族公民,却认同南宋王朝控制的公民。泪尽:眼泪流干了,描述十分凄惨、苦楚。胡尘:指金人入侵华夏,也指胡人骑兵的铁蹄践踏扬起的尘土和金朝的暴政。胡,我国古代对北方和西方少数民族的泛称。

 

⑺南望:远眺南方。王师:指宋朝的军队。[1]

 

文言译文

其一

迢迢万里的银河朝西南方向下坠,喔喔的鸡叫之声在邻家不断长鸣。

 

疾病折磨我简直把救亡壮志消尽,出门四望不由手搔白发抱憾平生。

 

其二

三万里长的黄河奔腾向东流入大海,五千仞高的华山耸入云霄上摩彼苍。

 

华夏公民在胡人压榨下眼泪已流尽,他们希望王师北伐盼了一年又一年。

 

3创造布景修改

这组爱国主义诗歌作于宋光宗绍熙三年(1192年)的秋天,其时陆游现已六十八岁,罢归山阴(今浙江绍兴)故土现已四年。但平静的村居日子并不能使老人的心平静下来。南宋时期,金兵占据了华夏地区。诗人作此诗时,华夏地区已沦陷于金人之手六十多年了。此刻爱国诗人陆游被罢斥归故土,在山阴乡下神往着华夏地区的大好河山,也惦念着华夏地区的公民,希望宋朝能够赶快克复华夏,实现一致。此刻虽值初秋,暑威仍厉,气候的热闷与心头的煎沸,使他不能安睡。将晓之际,他步出篱门,以舒烦热,心头怅触,写下这两首诗。[2]

 

4著作鉴赏修改

文学赏析

组诗的第一首落笔写银河西坠,鸡鸣欲曙,从所见所闻烘托出一种苍莽静寂的气氛。“再三鸣”三字,可见百感已暗集毫端。三四句写“有感”正面。一个“欲”字,一个“怆”字体现了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感慨。

 

第一首以沉郁胜,第二首则以雄壮胜。第一首似一支序曲,第二首才是主奏,意境更为广阔,爱情也更为悲痛。

 

要想了解第二首诗,有必要了解“五千仞岳”。于此有人说是泰山,因为泰山最高,被列在五岳之首,历代君王也多要去泰山封禅,用黄河与泰山作为华夏大好山河的标志似乎是再恰当不过的了;赖汉屏认为岳指华山,理由是黄河与华山都在金人占据区内。陆游诗中的“岳”是指华山,能够从《宋史·陆游传》以及陆游的诗词中找到证据。《宋史·陆游传》中有这样的记载:“王炎宣抚川、陕,辟为干办公务。游为炎陈进取之策,认为经略华夏必自长安始,取长安必自陇右始。”从中能够看出陆游克复华夏的策略,便是经过四川进入陇右,先攫取长安,然后凭仗关中的屏障进攻退守,像秦相同克复华夏。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,陆游把这么多心思用在这一块土地上,可见他的主张是横贯其诗歌创造的始终的,那么“五千仞山上摩天”中的岳指华山自然就最恰当了。“三万里河东入海,五千仞岳上摩天。”诗一开始劈空而来,气象威严。山河本来是不动的,因为用了“入”、“摩”二字,就使人感到这黄河、华山不只宏伟,而且虎虎有生气。两句一横一纵,北方华夏半个我国的形胜,便鲜明突兀、苍莽无垠地展现出来了。奇伟绚丽的山河,标志着祖国的心爱,标志着民众的坚强不屈,已留下丰厚的幻想空间。然而,大好河山,陷于敌手,使人感到无比气愤。这两句意境阔大深沉,对仗整齐犹为余事。

 

下两句笔锋一转,顿觉风云突起,诗境向更深远的方向拓荒。“泪尽”一词,千回万转,更含无限酸辛。眼泪流了六十多年,早已尽了。但即便“眼枯终见血”,那些心怀故国的遗民仍然企望南天;金人骑兵扬起的灰尘,隔不断他们苦盼王师的视野。华夏广阔公民受到压榨的沉重,经受折磨历程的持久,希望康复信仰的坚定不移与火急,都充沛表达出来了。以“胡尘”作“泪尽”的布景,爱情愈加悲痛。结句一个“又”字扩展了时间的上限。他们年年岁岁希望着南宋能够出师北伐,但是岁岁年年此愿落空。他们不知道,南宋君臣早已把他们忘记住干干净净。诗人极写北地遗民的苦望,实际上是在披露自己心头的绝望。当然,他们仍是不断地希望下去。公民的爱国热忱真如压在地下的跳荡火苗,历久愈炽;而南宋控制集团则正醉生梦死于西子湖畔,把大好河山、国恨家仇丢在脑后,可谓心死久矣。诗人为遗民呼号,意图仍是想引起南宋当国者的警惕,激起他们的康复之志。

 

王夫之《姜斋诗话》卷一有云:“以乐景写哀,以哀景写乐,一倍增其哀乐。”指出了敌对情形的辩证交融,能够成倍地增强艺术感染力气。陆游这第二首诗,用讴歌高山大河的奇迹美景来衬托神州陆沉的悲痛,抒发广阔民众的情高意切来讽刺控制者的麻木不仁;将年代社会的对立抵触,既全面深刻地揭露,又高度集中地归纳于二十八字之中。志向与现实,酷爱与深愤,交织辉映,所给予人们的启示逾越了时间与空间的范畴,不是“百年”“万里”所能限量的。这种恢宏雄壮的境界,在盛唐绝句中还不多见,却于中唐以至宋代诗人笔下不断有所拓荒,是值得特殊留意与珍重的。[2]

 

名家点评

清华大学教授蔡义江:黄河和华山其时都在敌人控制之下,诗人竭力讴歌河山之宏伟,以引人后两句,尤能起到发人深思的艺术作用。山河如此,民意如此,咱们堂堂我国为何总不能振作起来而有所作为呢?“王师”北伐就那么困难?朝廷里享受着厚禄的当权者难道就忍心让千百万“遗民”年复一年地受金人的欺凌蹂墉而永远绝望吗?如此等等,都是这首小诗中所包括的潜台词。

 

山东大学教授邹志方:此诗妙处在于,感慨由虚景生发,运用诗思从对面飞来手法,明明是诗人北望而有感,却出以遗民“泪尽”“南望”而有情,感慨便加深一层。

 

5作者简介修改

宋代爱国诗人、词人。字务观,号放翁,越州山阴(今浙江绍兴)人。少时受家庭爱国思想熏陶,高宗时应礼部试,为秦桧所黜。孝宗时赐进士出身。中年入蜀,投身军旅日子,官至宝章阁待制。晚年退居家园,但克复华夏信仰始终不渝。他具有多方面文学才干,尤以诗的成就为最,在生前即有“小李白”之称,不只成为南宋一代诗坛首领,而且在我国文学史上享有崇高位置,存诗9300多首,是文学史上存诗最多的诗人,内容极为丰厚,抒发政治志向,反映公民疾苦,风格雄壮豪放;表达日常日子,也多新鲜之作。词作量不如诗歌巨大,但和诗同样贯穿了气吞残虏的爱国主义精神。词作数量不如诗歌巨大,但和诗同样贯穿了气吞残虏的爱国主义精神。有《剑南诗稿》《渭南文集》《南唐书》《老学庵笔记》《放翁词》《渭南词》等数十个文集传世。